考拉超收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POS機辦理 >

我國銀行卡支付產業中非銀機構占主導

2019-12-17 來源:網絡 作者:秩名

  目前我國已經成為全球增長最快、最具潛力的新興銀行卡支付大國。非銀行支付機構的加入使得支付產業的市場主體由單一的商業銀行開始日益多元化, 2015年非銀行支付機構收單筆數和金額分別占總收單業務量的69.98%和55.4%, 均超過了一半的市場份額, 標誌著我國銀行卡支付產業中非銀行支付機構開始占主導。從世界範圍看, 一個非銀行支付機構占主導的銀行卡支付產業隻有我國出現, 這是一個典型的“中國故事”.

  (一) 銀行卡支付產業的市場結構

  在2011年5月-2015年3月, 監管機構對非銀行支付機構一共發出了271張支付牌照6.支付牌照的業務類型包括互聯網支付、移動電話支付、預付卡發行與受理、銀行卡收單等7種, 其中最重要的是互聯網支付110張牌照、移動電話支付47張牌照和銀行卡收單63張牌照。

  如果考慮到銀行都可以開展支付業務, 支付牌照的數量會更多。以收單 (包括銀行卡收單、互聯網支付和移動電話支付) 為例, 2015年我國共有1047家收單機構。按機構類型看, 2014年收單業務量排名前十的支付機構收單交易額占支付機構整體交易額的88.36%, 收單業務量排名前十的商業銀行收單交易額占商業銀行整體收單交易額的94.44%.

  艾瑞谘詢的調查顯示, 2011-2015年的互聯網支付業務前5家支付機構的市場份額超過了90%, 在5年的市場發展中前5家企業都沒有發生過變化, 支付寶市場份額一直都接近50%市場份額, 互聯網支付市場屬於典型的寡頭壟斷格局。

  移動支付業務更具有寡頭壟斷格局, 艾瑞谘詢的調查顯示2014年支付寶市場份額為82.3%、財付通10.6%, 2015年支付寶市場份額為68.4%、財付通20.6%, 接近90%的市場份額被支付寶和財付通兩家公司所占據。圖1顯示了2016年223家支付機構的營業收入情況, 有2家機構收入超過100億, 占比0.9%, 10-100億之間的有9家, 占比4%.可以看出, 盡管銀行卡支付產業參與主體數量眾多, 產業競爭激烈, 但卻呈現出寡頭壟斷市場格局, “贏家通吃”特點明顯。

2016年223家支付機構營業收入情況

圖1 2016年223家支付機構營業收入情況

  數據來源:中國支付清算協會。

  (二) 非銀行支付機構的監管曆程

  支付業務傳統上是商業銀行的基礎業務之一, 長期以來並沒有單獨的監管體係, 而是被納入了銀行業監管體係。非銀行支付機構作為新興事物, 對其監管經曆了一個不斷認識、動態調整的過程, 大致可以分為三個階段:

  (1) 2010年之前空白監管。

  由於我國金融監管體係是機構導向的, 非銀行支付機構不同於傳統的支付機構--商業銀行, 因此剛開始一直處於監管空白地帶。隨著非銀行支付機構的數量越來越多、業務量越來越大, 其影響力日益上升, 對其監管被提上了議程。2009年4月16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公告, 決定對從事支付清算業務的非銀行支付機構進行登記, 並要求於2009年7月31日之前辦理登記手續, 非銀行支付機構開始正式納入了監管範圍。2010年9月1日《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正式施行, 這是針對支付機構的第一個正式監管政策。

  (2) 2011-2015年寬鬆監管。

  2011年5月對非金融支付機構發放了首批支付業務許可證。盡管非銀行支付機構納入了監管範圍, 但監管機構秉持包容性監管理念, 鼓勵創新, 對產業進行寬鬆監管。“向日葵污人成视频要樹立包容性的監管理念, 為這些創新留有一個發展觀察期。在發展觀察期內, 要增加包容度, 鼓勵合理創新, 使支付服務行業創新發展走在現代服務業前列” (劉士餘, 2014) .

  (3) 2016年以來嚴格監管。

  2016年4月14日, 國務院印發了《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 在全國範圍內啟動有關互聯網金融領域的專項整治, 4月22日, 中國人民銀行配套製定了《非銀行支付機構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 加強了支付市場的專項整治, 旨在規範非銀行支付機構經營模式, 清理整治無證機構, 遏製市場亂象, 優化市場環境。8月, 中國人民銀行按照“依法監管、適度監管、分類監管、協同監管、創新監管”的指導思想, 明確了未來的主要監管思路:重點做好對現有機構的規範引導和風險化解工作, 防範出現係統性和區域性風險為底線;健全監管製度, 強化監管手段, 加大專項治理和執法力度, 進一步提升監管有效性。監管機構開始加大非銀行支付機構的監管力度, 進入了嚴格監管的階段。

  可以看出, 監管機構對支付行業經曆了從一開始的沒有監管到寬鬆監管, 再到2016年之後嚴格監管的過程。2011-2015年之間的銀行卡支付市場處於一個外部監管寬鬆的階段。